書法:中國人的必修課

2017-03-14     來源:《中國教育報》

3月8日,郭振有(左)、蘇士澍(中)做客中國教育報刊社“兩會E政錄”,就中小學書法教育的相關問題進行探討。(本報記者 修伯明/攝)

今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引起社會很大反響。一段時間以來,《中國詩詞大會》等文化電視節目收視率也出乎意料地高,說明傳承傳統文化在民間也很有土壤。在此背景下,我們如何看待書法進校園的時代價值?書法教育對傳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培養有較高文化素養的年青一代有什么作用?3月8日下午,蘇士澍、郭振有先生做客中國教育報刊社“兩會E政錄”,就中小學書法教育相關問題深入探討。

蘇士澍(全國政協常委、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

寫字和做人是一脈相承的。寫字不只是單純地提筆落筆,它實際上是通過書寫、通過筆墨紙硯來展現自己的內心世界。

郭振有(中國教育學會書法專業委員會原理事長、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

音樂美術可以是少數人從事的藝術,書法則是所有寫字用字的人都應該參與的一種社會性藝術。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把字寫好。

1.寫好中國字,做好中國人

記者:我們常說一個詞,叫“字如其人”,說的是寫好字對我們中國人尤其是讀書人很重要,字寫得如何反映一個人的人品。蘇先生多年來一直倡議,“寫好中國字,做好中國人”;郭先生也向社會呼吁工工整整寫字、堂堂正正做人。請問兩位專家,寫字與做人之間到底有什么關系?

蘇士澍:寫字和做人是一脈相承的。唐代著名書法家柳公權提出,“用筆在心,心正則筆正”。寫字不只是單純地提筆落筆,它實際上是通過書寫、通過筆墨紙硯來展現自己的內心世界。寫字和人的思想道德品質等方方面面都存在有機的聯系。

郭振有:中國古人說,“作字如人然”。中國字是形音義的結合,和西方的拼音文字完全不一樣,它是我們民族獨創的。我們的先人特別聰明和智慧,在認識天地、自然,以及人本身的時候,形成了獨特的文字:橫平豎直,上下包容,左右禮讓,中正平和,每個字都是一個獨立體,就像一個端莊的人,大大方方、亭亭玉立。歐陽中石先生強調中國字的“格”,“一”字一筆,“爨”字三十多筆,都放在一個格里,不顯得太空或太擠。它啟示人不管地位多高、權力多大,都必須在“格”里活動,出格就犯錯誤了。我也非常喜歡鄭板橋的一句話:“書法與人品相表里”。明代書法理論家項穆認為,“人正則書正,正書法所以正人心也”。中國文化強調誠意正心做人,人做不好,書法也是難好的。傅山說,“作字先作人”,寫字只在“不放肆”,“一筆一畫、平平穩穩”。北宋理學家程顥說:“某寫字時甚敬,非是要字好,只此是學。”“敬”是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是做人最重要的態度。書法不過是一技,立品是第一關頭。品正了,自有清剛雅正之氣。古人還強調,書法強調“骨氣”,而不可有“市氣”“腐氣”“江湖氣”“酒肉氣”等。中國人又講究道器不二,孔子講“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書法作為“藝”,要以道、德、仁為前提、基礎,認真做人,認真寫字,人品書品都會越來越高。

記者:書法跟我們所有的優秀文化傳統一樣,首先都是指向“道”,指向做人。教育的根本任務是立德樹人,書法的育人作用還表現在哪方面?

郭振有:書法的作用,柳斌同志概括為:學習能力的奠基工程、行為習慣的養成工程、傳統文化的啟蒙工程。小學書法教育放在語文課里,首先讓孩子認字、寫字,提高語文能力,同時具有美育功能。語文能力是一個人最重要、最基本的能力,它能啟動、帶動其他學科的學習和其他智慧的生成,提升認知、思維、表達、審美和創新能力等。現在有些學生有一些不良學習習慣,和不良書寫習慣。亟待改變的是不良的書寫習慣:不專注、不耐心、不經心,隨意涂寫,字形失控,卷面不潔,作業質量不高。有的對寫字抱一種無所謂態度。這種態度自然影響他做人、做事、做學問。我們書法教育專業委員會實驗區的實踐證明:寫字好的無“差生”。因為學書法能讓孩子變得專注、靜心,一旦良好習慣養成,他們對任何事情都能嚴肅認真,自控自律,快速高效。所以寫字好的孩子更穩健一些,更儒雅一些,更善于思考。這對全面素質的養成,包括德育、體育、美育的提升都有很好的促進作用。

2.傳承發展傳統文化,漢字書寫必不可少

記者:隨著《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的頒布,全社會傳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熱潮正在襲來。《意見》也強調書法要進校園。那么,書法教育對于我們傳承發展優秀傳統文化將發揮什么作用呢?

蘇士澍:《意見》給我們很大的鼓舞,說明黨中央對于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視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以前,很多人認為書法教育就是寫寫字、體會一下就可以。在這種背景下,書法教育不但有它的現實意義,更有戰略意義和長遠意義。在這一點上我們要深刻理解、好好挖掘。20世紀初,中國落后挨打,很多知識分子認為漢字落后,這在當時影響了中華文化的傳承和發展。但就在這種情況下,仍然有許多仁人志士在引領中華民族的文字向縱深發展。比如安子介先生在香港發明了“安子介漢字六位數計算機編碼法”和“安子介寫字機”,王選教授發明了漢字激光照排系統,從此漢字與現代科技相融,漢字落后論再沒有了市場。但技術也是把雙刃劍,在信息化越來越發達的今天,孩子們書寫漢字的能力卻越來越差。我們說把民族的、特色的、優秀的東西傳承下去,在我們的下一代中扎根,扎根的一個核心是什么?是漢字。從甲骨文到現在3000多年,漢字不管如何演變,其基本結構沒有變,這在世界文明史上是奇跡。離開漢字,中華文化就沒法傳承了。傳承發展傳統文化,漢字書寫必不可少。

郭振有:書法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傳統文化沃土上孕育的一朵奇葩。設想一下,如果中國文化史上沒有王羲之、顏真卿、蘇東坡,中國傳統文化一定會失色很多。書法又是中華傳統文化的表現藝術,也是進入傳統文化的門徑。要領會中華傳統文化,進入中華民族的精神世界,就要學習、研究書法。《意見》里面講到中華傳統文化的一些核心理念和人文思想,我覺得跟書法非常一致。比如說“知常達變”,“常”就是恒久不變的思想、原則,“達變”就是不斷發展變化,書法也是如此。比如“道法自然”,書法藝術就是肇于自然,“外師造化”;再比如“求同存異、和而不同”的處世方法,“文以載道、以文化人”的教化思想等,也都是書法所追求的。還有“中和泰和”的生活理念,中和,即中庸、和諧,正是書法的核心要求。王羲之的書法“盡善盡美”,表現在什么地方?就是中和。筆法、字法、章法都是讓而不爭,這就是中和。通過練書法,更能夠理解和感悟傳統文化博大精深的內涵和理念。同時,如果沒有對傳統文化的深刻理解,字也是寫不好的。傳承發展書法才能更好地傳承發展傳統文化。貫徹實施《意見》,書法教育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記者:沒錯,書法是進入中國人精神世界的橋梁和門徑。如今大家都拿著電腦、IPAD、手機,敲鍵盤、點鼠標代替了動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倡導動手寫字的意義和價值何在?

蘇士澍:我曾經到北京的一所學校調研。學習完一篇課文,我讓孩子們合起書本聽寫詞語,結果寫對的只有20%!這說明,書寫能力在我們孩子身上已經明顯退化、下降。我們大人也一樣,常提筆忘字。如果照這樣下去,我們就只會認字,然后就只認拼音,甚至連拼音也不認識了。美國一位政要提出,當有一天,中國的年輕人已經不再相信他們老祖宗的教導和他們的傳統文化,那么美國人就可以不戰而勝了。可見寫好中國字、做好中國人,在現代化的今天多么重要!

我還要強調的是,我們書法藝術非常科學。你看用毛筆,不但有橫平豎直的動作,還有上下提按的動作,這有利于左右腦的同時開發。越寫大字,孩子精力越集中;老人一寫字,就入靜。有的校長跟我說,課堂上孩子寫字的15分鐘左右最為安靜。為什么?寫字把他們左右腦全都占住了。精神集中了,學習等各方面也都上去了。練習書法,可以提高我們民族的整體文化素質。

郭振有:中國字的文化內涵和精神內蘊非常深厚,其中包含著很多“文化密碼”,只能靠手寫才能感悟。如果你只用電腦、手機來輸入,就把它的內涵、內蘊抽空了,它就變成了簡單的表層的聲音符號或文字軀殼,中國文化就會出現深度的蘊含的喪失。對中國字,我們應該有敬畏的態度。手寫是認知、理解、品味中華文化的必需過程。漢字是有親和力的,但只有手寫才能體味到它的親和力。

3.師資和教室問題解決了,書法教育才能落地

記者:近年來,教育部高度重視書法教育,2011年出臺了《關于中小學開展書法教育的意見》,要求中小學通過有關課程及活動開展書法教育;2013年頒發了《中小學書法教育指導綱要》,進一步明確了中小學書法課教學目標、內容和任務要求。2015年義務教育書法教學用書目錄發布了11種《書法練習指導》的教材,這些教材,兩位專家都參與了審查修訂。兩位先生經常到全國各地和許多學校調研,對中小學書法教育狀況非常了解。請問目前我們中小學書法教育取得了怎樣的成績、面臨哪些困難?

郭振有:據我所知,這11套教材在社會上的反響很大,凡是有條件的地方都在使用。我們在全國有近千個實驗區和實驗學校,它們都非常重視書法教育,積累了很多經驗。目前不少學校沒有按教育部要求開書法課,主要瓶頸是缺少書法教師。這11套教材也很便于自學。除了補充專職和兼職書法教師外,一個可行的辦法是加大培訓力度,特別是要好好培養語文老師,讓他們除了教語文之外還能教好書法。

蘇士澍:這幾年中國書協、教育部一起做了一個“翰墨薪傳工程”,對中小學書法師資進行培訓。初中、高中,每所學校至少配備1名書法教師。此外還要改進師范教育,以前就是中央美院培養書法老師,一年不過十幾個,現在是200所大學都招,但都放在別的學科里頭。隨著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推進,書法如果能上升為一類學科,不僅教學生怎么寫字,還和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德智體美育等結合起來了,和做人結合起來了。這樣,學校今后就不是單純進了1名書法教師,而是同時也能挑起德育、美育的擔子,只能用這樣綜合的思路,才能解決師資問題。

我們在調研中還發現一個問題。有些地方,書法課開始了,孩子們就直接用筆、墨在課桌上寫。實際上,一所學校至少要有一間書法教室,這體現的是書法文化的傳承。桌子一米左右,筆墨紙硯擺在那兒,學生們在那里規規矩矩的,在這種環境下,他自然而然就有感覺了。儀式感在文化的傳承上很重要。師資問題解決了,教室問題也解決了,書法課才能落地。

記者:書法教育國家高度重視,但一線落實不是特別給力,有的學校根本就沒有開設書法課程。

郭振有:書法教育在中小學是國家課程。國家課程是法定的,不允許不開,也不允許隨便開。教育部規定,小學三到六年級每周有1節書法課,這是國家課程,國家教材。在初中和高中屬于選修課,可以活動課程來實現。國家這么重視,只要地方教育行政部門、校長認識上去了,開起來不難。有的學校校長帶頭學書法、教書法,老師人人學書法,每個語文老師都能上書法課。很多地方,包括我們實驗區,每年搞書法節。這樣,書法教育的氛圍就濃厚了。

記者:有好老師,才有好教育。兩位專家對教師們寫好字、教好書法課有什么建議?

蘇士澍:書法教師不僅要教會學生寫字,更要通過寫字端正學生的坐姿、用筆姿勢,讓學生養成良好的習慣,培養起對書法的興趣。要想做到這一點,教師自己就要熱愛書法,這樣給孩子們講書法的時候才能做到生動活潑,而不是生搬硬套。教書法課首先樂在知字,最后才樂在寫字。

郭振有:習近平總書記對好老師提出四個要求:“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實學識,有仁愛之心”。書法老師也當以此為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為讓中華民族每個孩子寫好字,為傳承中華文化、實現中國夢貢獻力量。為什么書法要先寫楷書?楷者,楷模也。老師要做孩子們的道德楷模。老師不僅要會寫字,還要多讀書,積累知識。如果你教書法對于字所蘊含的意義不能講出來,也不是好老師。老師要愛學生、愛書法、愛教育,把自己的智慧、力量都貢獻到書法教育事業上。

記者:目前中小學書法教育的實際,是學校和校外共同推進的方式,那么兩方如何真正攜起手來、共同克服難題,推動書法教育發展呢?中國書協在這方面有什么具體設想?

蘇士澍:書法教育一定要創新,一定要和互聯網有機結合起來。現在我們打開IPAD或者手機就能隨時隨地練書法,非常便捷。在這方面,未來還要加大投入,創新思維,深入發掘、開發我們的漢字傳統文化資源。我們中華出版促進會開設了一個漢字體驗館,通過感字、知字、玩字、寫字一系列活動,培養孩子對書法的興趣。我們希望這樣的培養能深入孩子們的心靈,讓他們從小要練好中國字,長大做好中國人。中國書協參與的書法教師“國培計劃”預計在未來5年內培養7000名書法教師,為書法教育全面鋪開貢獻力量。同時我們還準備舉辦一些展覽,通過展覽推動書法教育進中小學課堂。

郭振有:音樂美術可以是少數人從事的藝術,書法則是所有寫字用字的人都應該參與的一種社會性藝術。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把字寫好。要明確一個目標:中小學書法教育是普及性的,是要讓每個孩子都能寫好字,而不是為了培養書法家,不能用少年宮或特長班的辦法教書法。當然我們也很希望在普及的基礎上能產生王羲之、顏真卿、蘇軾這樣的大書法家。我們希望把教育系統和中國書協系統兩方面的力量結合起來,特別是在培訓中小學書法老師、成立中小學書法實驗學校等方面,雙方能共同推動書法進校園、進課堂,提高書法教育的質量和效益。(人民教育記者賴配根 中國高等教育記者 韓曉萌 中國教育報記者 張樹偉)

陕西11选5任七遗漏